您的位置: 沙坪坝首页>> 读书
奉人民之命
2018年 11月 28日 09:22:52  来源: 沙坪坝捕鱼中心 编辑: lc
分享到:

    内容简介

    碧山市塌方式的腐败致使黑暗势力猖獗一时,李斌良在公安厅厅长林荫的支持下,前往煤区碧山市任公安局局长。李斌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局面,警局士气消沉,人心涣散;城市严重污染,社会生态恶劣。李斌良为打破僵局,从公安民警遭枪杀入手,全力投入案件侦破中,没想到遭遇重重阻挠和各方掣肘,有人暗中向恶势力通风报信。旧案未破,又添新案,连公安局的警花都被枪杀,愤怒之余,李斌良深感处境险恶,责任重大。

    枪杀案背后潜伏着手眼通天的强大利益集团,他们气焰嚣张,为所欲为,强取豪夺民营企业,鲸吞私占国有资产,操纵着很多人的命运。李斌良面对打压刁难、威胁利诱毫不动摇,迎难而上,刀锋直逼黑势力头子。因牵扯到高层人士,在案情即将大白于天下之时,一纸免职令将李斌良调离公安局长岗位。此时,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李斌良和他的至爱之人……

    正义与邪恶殊死较量,残酷和温馨再次呈现,雾霾终将散去!

    作者简介

    朱维坚,著名公安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基层资深警察。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,任职于黑龙江省嫩江县公安局。

    多年来,出版《黑白道》《使命》《绝境》《深黑——一个公安局长的自述》等长篇小说10部,并出版《朱维坚作品集》,连续四次荣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。创作电视连续剧《水落石出II》《水落石出III》《水落石出IV》《黑白人生》《使命2·沉默》《水落石出之第一目标》等6部130余集,皆获高收视率。《使命》《绝境》《暗算》《沉默》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电视剧播出,引起广泛关注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发表各类作品累计700余万字。其作品直面现实生活,虽多从侦破重大刑事案件入手,却总是直指腐败黑暗势力,透视令人不安的社会现实。

    章节试读

    第一章 一切,并非偶然

    1. 黑洞洞的枪口……

    后来李斌良才知道,那天所发生的一切,并不是偶然的。

    那天发生的第一件事,应该是早晨,那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额头。对,就是这件事,当时,那支枪口对着自己,就像一只黑洞洞的眼睛。顺着枪口向后看去,可看到手枪抓在一只男子的手中,食指扣在扳机上,握着手枪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中青年男子,他用一种蔑视、快意的目光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当时,李斌良非常清楚,自己的生命掌握在对方手中,因而不敢乱动。事实上,他也动弹不得,因为他的四肢、身躯都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死死地攫住,不能动弹丝毫。

    后来,男子开始扣动扳机,李斌良看得清清楚楚,男子的食指把扳机向后扣去。这时,他下意识地喊出一句:“为什么……”男子没有回答,而是冷冷一笑扣动了扳机,李斌良心有不甘地又喊出一句: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斌良被自己的呼声惊醒,猛地睁开眼睛,这时他感觉到,自己的全身都是汗。这是一个噩梦。好一会儿,他的眼前依然晃动着那支黑洞洞的枪口,晃动着那个男子的面孔。这个人是谁?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。自己从没见过这个人,怎么会梦到他?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……

    李斌良想了片刻,有点儿明白了。这个梦并非偶然。

    他开始起床穿衣。今天对自己是个重要的日子,梦应该也和这有关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后,他轻轻走到女儿卧室门口,轻轻敲了几下门,又轻轻推开门,轻轻地走进去,看到晨光从没有拉严的窗帘缝隙透进来,看到躺在床上、蒙着被子的少女躯体。那是他的心肝宝贝,他的女儿。她睡得很香甜。他悄悄走上前观察着她,不由想起襁褓中的她,童年时的她,时间可真快,转眼间,她已经长成了眼前这个少女……虽然说是少女,实际上已经十八岁了。瞧,四肢修长,面庞秀气,怎么能把她和过去那个乖顺、可爱的小女儿联系起来呀?咳,今后自己不能每天都守候在她身旁了,不知她会怎样,能否适应。

    看着梦中的女儿,李斌良心里一时心里五味杂陈。他非常希望女儿能多睡一会儿,可是又不能不轻轻地拨醒她。

    “苗苗,起床吧,爸爸还要上路呢!”

    苗苗没有像往日那样赖床,而是打个哈欠,伸个懒腰就醒来了,然后把他从房间赶出去,开始穿衣服。看来,她是懂事的,知道爸爸要离家走了,不想让他再为起床三遍五遍地叫她了。

    再之后,是洗漱打扮,当一切完毕的时候,门铃准时地响了。他上前打开门,一张朴实、甜美的面庞出现在眼前,一双温暖、沉静、亲切的眼神看着他。她叫沈静,是他的……他的未婚妻……不,不是,还没有订婚,准确地说,只是他的女朋友。他下意识地对她露出笑容,她也露出笑容,会心的笑容。温暖在李斌良的心头溢出。

    李斌良和沈静及苗苗来到千香岛早餐店。他们一起吃顿早餐,然后就要分手了。李斌良将前往距省城荆都七百多华里的碧山,因而这顿早餐让李斌良感到十分珍贵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准备点餐的时候,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斌良,你也来了,一起吃吧!”李斌良转身看到了说话的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古泽安。他也来这儿吃早餐了。

    古泽安穿着便衣,一点儿也看不出警察的样子,更看不出副厅长的样子。他五十六七岁的样子,深棕色的脸膛透出热情、慷慨而又坚决的表情。于是,李斌良和沈静、女儿共进早餐的想法化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古泽安把李斌良三人带入一个包房,点了好多菜,李斌良和沈静挡也挡不住。之后,还要了一瓶好酒,给自己和李斌良各倒了一杯。古泽安说:“来,斌良,干一个!”李斌良急忙拒绝,说自己从不喝酒,可是古泽安坚决不答应,“李斌良,你不是瞧不起我吧。告诉你,省厅讨论派你去碧山时,我可是投的赞成票。这是个情吧?来,干一个!”李斌良看着古泽安深棕色并透出红润的诚挚面孔,一时不知如何才好。

    “斌良啊,我在碧山干过,我知道,那儿的公安局局长不好当。今后,我就是你的后台。我是管常务的,有责任帮你解决后顾之忧,家里有什么事就尽管说,我一定全力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古厅长,没什么,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怎么见外呀。我是前几年从碧山调到省厅的,凡是去碧山的,从碧山来的,我都当兄弟看待。你有困难一定说出来,我一定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斌良还是说没有,沈静却忍不住开口了,她含蓄地把苗苗的事情流露给他。古泽安立刻凝神听起来,之后一拍桌子说:“好好,我知道了,这事包在我身上了!来,斌良,这回,你可以干了吧!”

    听古泽安的口气像是真能帮忙,他要是真能解决苗苗的事,可是大恩哪。再不能喝酒,也得表示一下呀!李斌良端起酒杯说:“古厅长,我就意思意思吧。实话跟您说,我吃完饭就上路。”

    古泽安一愣:“去碧山?不是三天内报到吗?”

    李斌良说:“没必要等三天,我打算今天就报到。所以真的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好,我送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厅长,千万别这样,我已经决定了,不要任何人送,就自己一个人上路,报到……啊,还有陈青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李斌良,你毕竟在省厅工作几年了,还是政治部副主任,去新地方上任,怎么能送的人都没有呢,让别人看着……不过,你自己的决定,我不干预了。不过斌良,我看出来了,你确实有性格,我也就不勉强你了。来,酒别喝了,吃饭。”李斌良松了口气,放下杯子。吃饭中间,古泽安又打听起李斌良和沈静的关系,夸奖沈静不错,还打听起他们什么时候结婚,还说结婚要是缺啥少啥他也能帮忙。说得很亲近,让沈静不停地表示感谢,李斌良听得也心里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走出千香居,陈青已经开着一辆普通轿车等在外边。这是李斌良思考后做出的决定,由陈青驾驶一部借来的私家车,载着自己赴碧山。他就要这样低调、不声不响地抵达碧山。为此,他告诉古泽安替自己保密。古泽安感叹不已:“斌良啊,你这个人,真是……好,你放心吧。在碧山遇到啥难事,一定跟我说……好好,上车吧。沈静,苗苗,你们要送他吗?”沈静摇头说:“不,他不让我们送。”该再见了,分手了。一种淡淡的惜别之情,忽然在心头生起,李斌良看着眼前的两个人,两个亲爱的人,轻声说:“沈静,我走了,苗苗,听沈姨的话!”沈静点点头:“上车吧,别惦念苗苗,有我呢!”苗苗懂事地说:“爸,再见,别惦念我。”听着女儿的话,李斌良忽然有点儿心酸,看来,她还是懂事的,瞧,她现在变得多么乖顺,多么可人。

    李斌良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和古泽安握手后,进入车中。车启动后,李斌良扭头向后看去,看到沈静和苗苗的身影和面庞渐渐远去,看到她们向自己挥起的手臂,一直到看不见她们……

    2. 空气中飞扬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李局,古厅对你不错呀!”

    李斌良收回视线,思绪也被陈青拉回到现实中,随口应了句:“有啥不错的,碰上了,一起吃顿早饭罢了。”李斌良说着话,古泽安诚恳的深棕色脸膛在眼前浮现出来,疑团也随之在心里浮现出来。尽管李斌良来省厅有几年了,可是作为政治部副主任,和主管常务的副厅长古泽安很少来往。就算是碰上面,古泽安也很少主动跟他打招呼,有时甚至视而不见,自己也知趣地对这位厅领导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。想不到,今天早晨,他对自己显露出这样一副过去所不知的热情真诚的面孔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巧,真是偶然碰上的吗?不是碰上的,难道他是盯着自己,然后假装碰上的?不可能,一个副厅长,为什么要跟你来这套,太多心了。如果真是偶然碰到的,他在吃饭时讲的那些话,特别是帮助解决女儿的承诺,是真的还是随口说说?要是真的能办到,那可去除了自己的一块心病啊,可是……李斌良心里忽然生出一种矛盾的感情,他希望古厅长真的能解决对自己来说是老大难的问题,可是内心又不想让他办到。因为,那样的话,自己会欠他的情,这样的情太重,他不知如何才能还清……

    陈青突然问:“李局,那个……我应该叫姨吧,她人好像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,随便两句话,怎么都说中了自己的心事。是的,沈静真的很不错,这也是李斌良的内心感觉。可是,不错在哪儿呢?她今年三十八岁,比自己差不多小了十岁。处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感到,她人非常朴实,性格也好,总是一副沉静的表情,交谈时,会不时露出一种温暖亲切的笑容。就是她的朴实、沉静和那温暖亲切的笑容,让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。因为,她很像一个人,一个故人,真正的故人,已经死去的宁静(参见拙作《黑白道》)。那是李斌良藏在心底的一处温暖和苦涩。是缘分,还是命运?难道,人真的能回到从前,真的还能见到自己永远失去的所爱,真的能……不,不,别胡思乱想,她们只是长得有几分相像罢了。

    陈青感慨说:“今后,你们见面可要少了,别影响感情啊!”

    李斌良不想纠缠自己的私事:“对了陈青,你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“咳,谁能看上我这样的呀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二十八岁,警察学院特警专业毕业,文武双全,一表人才,从警五年就立了二等功,晋升为副科级。这个条件,哪个姑娘看不上啊!”

    陈青叹气说:“咳,这些有啥用,现在的姑娘都现实,要么有权,要么有钱。像我这样的,一辈子在荆都也买不上一个单元,嫁给我住露天地呀?”

    “要让你这么说,我和沈静也够呛了。我到现在还租楼住呢!”

    “李局,要这么说——对了,李局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去碧山吗?因为那儿生活成本低,物价比荆都低不说,房子也便宜,我或许慢慢能买得起。对了,我想好了,在碧山干几年,如果合适,我就扎根落户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意思陈青已经跟李斌良流露过,可是他再次说出来,李斌良仍然感到心里受到触动。说起来,他和陈青的友谊建立,完全是偶然,或者说是缘分。陈青本是省特警总队一名普通特警,有一次上班路上,碰到三名劫匪抢劫他人后逃跑,他奋不顾身上前捉拿,以一对三,结果是挨了几刀,三名劫匪被他抓住两个,逃跑的后来也被抓到了。

    李斌良听到事迹很受感动,饱含真情地亲笔为陈青写了一份感人的事迹材料,结果,小伙子荣立二等功,还破格提拔为副大队长。他对李斌良非常感激。接触几次后,李斌良发现他正直坦率,身上有一股血性,而且非常热爱警察事业,就越发喜欢他,两人就成了忘年交。这次,他听说李斌良调碧山市任公安局局长,立刻坐不住了,非要跟他去不可。李斌良也愿意带着他,可是这毕竟是从省城往地级市走,是下行。陈青说自己的父母就是郊区普通的菜农,正为没钱给他说媳妇犯愁,他如果去了碧山,能减轻父母的负担,是再好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陈青好像知道李斌良在想自己的事,一边开车一边继续说:“早听人说过,碧山到处都是煤矿,是咱们全省最富的市,工资也比荆都高,万一运气好,找个开煤矿的老丈人,我就发了。李局,碧山市公安局局长争得打破脑袋,怎么轮到你头上?对,地级市公安局局长不都是副厅级吗,有的还是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有的是副市长,你只是个公安局局长不说,怎么还是处级?”

    李斌良没有回答陈青的话,因为他一时说不清楚,即便说清楚了,陈青也不一定相信。因而只是敷衍了一句:“我也不知道,天上掉馅饼吧!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,哪有这种事。我猜呀,这碧山公安局局长肯定不好当,没准儿,是把你当杆枪架上了。对,那个案子肯定落到你头上了,破不了可不好交代呀!”

    这次,李斌良干脆没有回答,而是闭上了眼睛:放松一下吧,到了碧山,恐怕很难有放松的机会了……李斌良的大脑真的放松下来,而且进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状态,这时,那个黑洞洞的枪口又出现在他眼前,盯着他的额头,而握枪男子的眼睛也在盯着他,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挑战似的神情,李斌良竭力想看清这个人的面孔,弄清他是谁,可是怎么也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李局你看,前边就是碧山地界了,怎么这样啊?”

    李斌良猛地睁开眼睛。他看了看手表,不知不觉间,已经迷糊了两个来小时。受陈青惊诧声音的提示,李斌良急忙向车窗前面看去。怎么了,是起雾了,还是起火了,或者在焚烧什么东西?天地怎么灰蒙蒙的……瞧,空气中怎么飞扬着那么多细细的飘浮物,是什么呀?李斌良打开窗子向外看去,陈青的惊呼声又响起:“李局,快关上窗户。”李斌良应声关上窗户,但是看到的情景和闻到的气味已经让他全明白了,既不是起雾,也不是起火,更不是焚烧什么东西,而是尘埃,黑灰色的尘埃……不,不是尘埃,是……

    车窗前方,一辆卡车在向前驶着,车厢里装着满满的一车煤,大约能有几十吨吧。

    陈青骂道:“妈的,都是煤灰,碧山要这样,可要了命了!”

    不能吧,远处或许好一点儿。李斌良的目光向远望去,可是,目光所及处,天地一片苍茫,远处好像更加严重。天明明是晴的,太阳也挂在天上,可是它的光芒好像几经挣扎,才突破灰尘,射出几束照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碧山哪?我还以为会看到一片片碧绿的山呢!”

    李斌良的想法和陈青相同,他过去没来过碧山,初听这名字,一直以为碧山市应该处于一片碧绿的山景之中,没想到,居然是这个样子。或许,再往里走走,进入山区会好一些。然而,他失望了,车进入了山区,到处是开采的煤矿,远远看去就像山体上的疮疤,完全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。碧是深绿的意思吧,可是上哪儿去找绿色?啊,山体上也偶尔会看到一处,但是,那不是碧绿,而是黑绿。因为,在绿色的上边,浮着厚厚的一层黑灰色,那肯定还是煤灰。

    李斌良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陈青疑惑地问:“市区能不能好点儿?”

    碧山市的影子在远方出现了,一团浓重的烟雾包裹着着城市的轮廓,看样子,好像更为严重。这时,李斌良才明白,什么叫矿区市,碧山就是煤矿区重点市,它不但在全省,就是在全国都有很重要的地位。可是,人们在烧煤的时候,有谁想过,碧山付出的是怎样的代价?看着这样的环境,李斌良不由产生一丝恐惧:长期在这里生活,可别得肺癌什么的呀……

    3. 霸道的“玛莎总裁”

    轿车渐渐驶入市区,大概是距离和视觉的关系,真的驶入市区,空气质量似乎真的比城外要好一点儿,空气中煤灰的浓度好像稍稍轻了一些,可是和正常的城市相比,仍然严重得多。其实,省城荆都的污染就很严重了,李斌良初来两年,也常常抱怨不已,现在和碧山一比,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走主街道市容看上去还可以,不时可见到一幢幢新建的高耸楼房,装模作样地站在天地间。无论怎么装模作样,也无法去除身上浮着的煤灰。因此,新楼也显得不那么新了,至于年头多一点儿的老楼老房子更不用说了,看上去就像一个在烟尘中不知站了多久的一个人,头上、肩头到处都覆盖着黑色的煤灰。街道看上去还算繁华,车水马龙,各式小轿车不停地在眼前驶过,其中不时出现一辆豪华气派的高档轿车,大概,坐在里边的都是煤老板吧。

    后边忽然传来急促的车喇叭声,还没容李斌良侧脸看,一辆轿车已经贴着自己的车疾驶过去,在其驶过的一瞬间,李斌良听到一声轻微的擦蹭声。

    陈青叫了一声:“坏了!”

    还好,驶过去的轿车停下了,而且特意掉了一下头,停在自己轿车的前面,挡住了去路。陈青也停下来,打开车门走下去,李斌良也随之走下车。李斌良先向自己的车看去,可见车体上一处清晰的擦蹭痕迹。很显然,自己的车正常行驶,对方后边开上来,而且开得又快又猛,应该负主要责任。还没容李斌良和陈青回头,骂声已经传过来:“妈的,会不会开车,眼睛瞎了?”火一下子从心底升起,李斌良急忙压制住,并拉了陈青一把,让他控制情绪。

    两个男子走过来,他们个头儿差不多,长得也很像,年长点儿的三十二三岁,年轻的好像二十七八岁。二人身板都很壮,穿得也很讲究,可都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走在前边的是年轻一点儿的,他上来就扭陈青的胸脯,另一只手变成拳头打过来。这就怪不着陈青了,他特警出身,练就的功夫,只是下意识地一闪,对方就踉跄向前扑去,一只腿跪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……”年长的汉子见状更是恼怒,二话不说,一只脚飞向陈青。陈青只是一闪一扯,年长汉子也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倒在地。李斌良这时忽然觉得,带陈青来碧山是对了,要是自己一个人,非吃亏不可。

    两个汉子急了:“妈的,反了你了,敢跟你马爷动手……”二人同时向陈青扑去,李斌良不能不开口了:“住手,我们是警察!”

    李斌良把警察证拿出来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个汉子住手了。看来,警察在碧山还是有点儿威慑力。然而,没容李斌良松口气,两个汉子却向他逼来,依然一副凶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警察咋了,警察有啥了不起,警察撞人家车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没二话,赔车。”

    “对,十万……不,二十万,拿来!”

    妈的,想干什么?敲诈,还是抢劫?

    陈青质问:“你们讹人哪?一辆车值多少钱,碰一下就二十万?”年轻汉子愤怒地说:“二十万还少的呢。你看看车,看看,看看!”李斌良和陈青走到对方轿车跟前,看清了车,都愣住了。李斌良不认识车,可是却看出其造型独特,气派非凡,他意识到,这是辆非常高档的轿车。陈青小声说:“李局,遇到土豪了,这是辆玛莎总裁,怎么也得几百万元。”

    车是不错,价格也吓人,可是,李斌良并不惊慌,他转过身说:“不管是什么车,是你们违章超车,蹭了我们。”年轻汉子骂道:“什么什么,我看你们是欠收拾!你们是外来的吧,知道我们是谁吗?马爷,听过吗?他是马铁,我是马刚,听清楚没有?”李斌良的火一下子冲上来,心里暗骂,妈的,跟谁称爷?他仍然努力控制着情绪说:“这样吧,咱们谁也别吵,找交警解决!”马刚气呼呼说:“找交警干什么,你们是警察,他们当然向着你们。少废话,拿钱吧,不要二十万了,既然是警察,就给你们个面子,十万,行了吧!”马铁附和道:“对对,够给你们面子了,十万!”陈青点点头说:“行,跟我们去公安局拿钱吧!”马刚蔑视地说:“拿公安局吓唬谁?走!”

    双方都上了自己的车,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陈青一边驾车一边恨恨地骂:“这肯定是碧山一霸,非狠狠收拾不可。”李斌良没有出声,提到公安局时,两个家伙眼睛都没眨一下,肯定是有来头的,看来,警察在他们的心中没什么分量……

    “哎,他们怎么停下了?”

    李斌良向前看去,果然,前面的“玛莎总裁”停下来,两个汉子打开车门走出来,陈青急忙也停下车,和李斌良一起走出去。

    怪了,两个汉子完全变了,变成了笑脸,而且是一副亲热的表情。马铁笑嘻嘻说:“这咋说的,大水冲了龙王庙了!”马刚说:“可不是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!”马铁一个劲儿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了,这事都怪我们,是我们蹭了你们。没事了,没事了,你们忙吧,我们不去公安局了!”马刚更是和气:“老弟蹭了你们的车,你们尽管修,花多少钱找我们报。先拿五百,够了吧!”陈青惊异地问:“咦,怎么眨眼变了?这十万不要了?”马刚连忙摆手说:“不要了,不要了,都怪我们,对不起。老弟,这五百够你们修车了吧,要不,再加五百!”

    陈青看向李斌良,李斌良说:“算了吧,蹭了一下,花不了几个钱儿。不过,你们今后可再不能这么干了,这可是涉嫌敲诈,明白吗?”马刚忙点头说:“明白明白,我们只是开个玩笑。那就这样了,过三过五的,兄弟再给您赔礼道歉。谢谢,再见!”马铁客气地说:“再见!这位兄弟,你身手不错!”陈青冷冷地说:“多谢夸奖,不服的话,随时候教。”马铁说:“不敢,不敢。再见!”马氏兄弟说完,迅速钻进自己的车启动。陈青狐疑的眼神看向李斌良,问道:“李局,他们好像知道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们肯定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才改变了态度。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肯定是在车里跟谁通了电话,而通电话的人猜出了自己。那么,这个人是谁?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来到了碧山?这个人和马氏兄弟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李局,别想了,咱们上车,抓紧去市里报到吧!”

推荐捕鱼
·2018摇滚马拉松重庆沙坪坝站开跑·2018智慧产业高峰论坛在沙区举行
·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发表重 ...·市委第一巡视组巡视沙坪坝区工作动员会召开
·我市出台36项措施降低制造业成本·区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十二次会议
·江涛带队调研渝碚路街道·全国首届重庆小面职业技能大赛在沙坪坝区举行
·沙区商圈购物节圆满落幕 新消费模式和营销模式吸睛·神奇大片《东方风来》带你感受“奇妙进博会”
·首届非常规油气学术研讨会暨重庆非常规油气研究院揭牌仪式举行·江涛调研区经信委工作
 
重庆捕鱼   更多
看效果|长江流域重庆段19条重点...
“渝快办”上线 首推300余项民 ...
看效果|南川:三种力量聚动力 ...
看效果|“陆海新通道”背后的重...
陈敏尔在北碚区走访服务民营企 ...
看效果|重庆自贸试验区引进项目...
华龙直播丨“时代楷模”杨雪峰 ...
“时代楷模”杨雪峰同志先进事 ...
脱贫路上,不止一个“杨骅”在战斗
手机棋牌游戏   更多
中欧班列(重庆)首次回程运邮 ...
李静:坚持问题导向 精准服务民...
首趟进口整车新型运载专列抵达 ...
名校领航 实现学校发展的精彩提升
“白俄罗斯-重庆”回程班列实现...
全国首届重庆小面职业技能大赛 ...
西永与山西宇皓新型光学材料有 ...
沙坪坝 心系民生住房保障 致力 ...
虎峰山村:巧借艺术资源,让山 ...
梅花奖得主走进磁器口传授汉剧知识
棋牌游戏捕鱼   更多